中美戰略經濟對話_中美匯率走勢:協商應對美元加息預期

中美戰略經濟對話_中美匯率走勢:協商應對美元加息預期

一位美國投行人士認為,為了有序推進人民幣資本項放開,不排除中國央行將RQFII和QFII合并,并不再設立額度限制,引導兩個資本項境內投資率先實現人民幣自由兌換。

隨著美聯儲加息步伐漸進,人民幣如何應對新的美元加息沖擊波,成為第八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的焦點話題之一。

zmzldh

中國央行副行長易綱對此表示,中國央行和美聯儲之間的溝通很好,中國需要在貨幣政策上為應對美聯儲加息做準備,目前央行已做好準備。

然而,央行最新數據顯示,中國5月份外匯儲備減少279.6億美元,至31917.4億美元,創2011年12月以來最低,且降幅高于市場預期的190億美元,顯示人民幣仍面臨較大的貶值壓力。

“應該說,中國方面在第八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期間宣布給予美國2500億元合格境外投資者額度(RQFII),某種程度也是中國方面穩定人民幣匯率的新舉措。”一位外資銀行外匯交易員認為,此舉除了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另一個重要意義在于引導更多境外人民幣回流投資,避免離岸市場人民幣淪為國際資本投機沽空人民幣的廉價籌碼。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方面還準備在美國設立人民幣清算行,此舉也被市場認為有助于中國方面更好地了解境外人民幣動向,盡早發現國際資本沽空人民幣的跡象并采取應對措施。

不過,針對美國美國財政部長雅各布?盧(Jacob Lew)提出的中國央行在匯率方面與公眾溝通還不夠清晰等問題,易綱回應稱,人民幣匯率機制基于供需,穩定且透明。最近匯率保持穩定,市場預期也越來越清晰。改進溝通的工作是無止境的,相信將來中國央行能夠改進溝通,令其更加有效。

雙邊協商應對美元加息風波

6月6日,美聯儲主席耶倫表示,市場不要對疲軟的5月新增非農就業數據反應過激,盡管近期美國經濟形勢喜憂參半,但利好美國勞動力市場和通脹的因素依然超過利空因素。

市場對耶倫此番表態的解讀是,耶倫依然支持年內加息兩次,且今年首次加息時間很可能出現在7月份。

受此影響,截至7日20時,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徘徊在6.5721,單日跌幅接近66個基點。

“主要是5月份中國外匯儲備降幅大于市場預期,令多數投資機構認為隨著美元加息步伐臨近,人民幣沽空潮正卷土重來。”上述外資銀行外匯交易員指出。

此前,已有不少國際投機資本借著美元加息題材,預判中國資本外流加重并導致外匯儲備持續大幅降低,準備再度沽空人民幣套利。沒想到3月美聯儲意外暫緩加息令美元走低,令他們不得不等待新的沽空機會。隨著近期美聯儲7月加息預期升溫,他們認為新的沽空機會已經到來。

易綱對此表示,若美國經濟改善,意味著需求改善,其實有利于中國經濟發展。當然,若美國經濟強勁,資本會流回美國,很多人會擔心資本流動,中國央行必須關注其對貨幣政策的影響。

在國泰君安(行情601211,買入)分析師徐寒飛看來,5月外儲降幅高于市場預期,可能被誤讀。

他認為,5月份外儲回落的主要原因,是美元指數5月大幅上漲3%,由此給外匯儲備里非美貨幣資產帶來約250億-300億美元的估值損失,若扣除這些估值調整因素,其實中國資本流動狀況正在改善,即使此次美元加息會帶來人民幣貶值壓力,央行也可以更從容應對。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不少投資機構甚至相信,中國政府有些部門未必認為美聯儲會很快加息。

此前,中國財政部部長樓繼偉曾表示:“現在美國經濟正在復蘇,但還是脆弱,大家都很疑惑,是不是應該加息?我們也沒有結論。能不能加息,誰也看不出來?”

在他看來,市場不用對美聯儲加息過于擔心,對美聯儲而言,加息同樣是高懸頭頂的一支箭,大家都在擔心何時掉下來,但加息的實際影響,市場已經消化。

“只要央行確保外匯儲備不會持續大幅下降,3萬多億美元外匯儲備的市場干預能力,依然令國際投機資本忌憚。”上述外資銀行外匯交易員直言,

在他看來,近期央行的確為美元加息沖擊波采取了多項措施,一是趁著美元指數上漲之際,默許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持續走低,提前釋放人民幣貶值壓力;二是將境內外人民幣匯差牢牢控制在100個基點以內,避免國際資本利用人民幣匯率高波動性伺機沽空;三是從嚴監控資本跨境流動,放緩資本外流速度,確保外匯儲備不會出現大幅下滑。

推薦閱讀:

中美討債公司戰斗力大PK!

人民幣即期匯率連貶7日 中間價創逾5年新低

人民幣大貶值 2016人民幣走勢預測

富瑞集團公布第四季度財務業績;在Bache業務中采用戰略替代方案

可口可樂與綠山咖啡烘焙公司建立長期全球戰略伙伴關系

  • 掃一掃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掃一掃關注每日財經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