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寧眾籌凍結快鹿系資產引糾紛_蘇寧凍結快鹿資產最新消息:快鹿質疑知情權被侵犯

蘇寧眾籌凍結快鹿系資產引糾紛_蘇寧凍結快鹿資產最新消息:快鹿質疑知情權被侵犯

蘇寧眾籌凍結快鹿系資產引糾紛,快鹿質疑知情權被侵犯

2016年3月31日,上海,快鹿集團旗下理財平臺金鹿財行遭遇投資人圍堵擠兌,眾多投資人齊至金鹿財行,要求兌付。金鹿財行在現場派出了一位負責人應對,組織溝通事宜。

“想家想兒女了。原本想趁五一放假去美國商談兩天的機會看望兒女,現在又泡湯了,擔心別有用心的人又會把我的出國做文章來嚇唬投資人。整整四個月沒有看到你們了,希望你們都懂我。”

“臨危受命”的快鹿集團董事局主席徐琪在4月19日開通微博后與投資者頻繁“互動”。記者發現,其發布的每條內容幾乎都與快鹿系兌付有關。

5月22日,網傳蘇寧眾籌凍結華瑞股權,快鹿資產處置遇阻。5月23日,徐琪在微博上公布了與蘇寧集團相關負責人的短信往來,使矛盾公開化。

快鹿集團四問南京鼓樓法院和蘇寧眾籌

5月30日,上海快鹿投資集團開會公開通報與蘇寧眾籌的法律糾紛。快鹿集團稱此前蘇寧眾籌向法院申請凍結了快鹿集團擁有的華瑞銀行1.2億元股份以及價值1億元以上的中科招商股份(其中華瑞銀行的這部分股份原本是快鹿集團作為特兌基金的標的),并對南京鼓樓法院和蘇寧眾籌凍結快鹿旗下資產一事提出四點質疑。

其一:雙方法律關系上的疑問

在快鹿集團、萬向信托、蘇寧眾籌就《葉問3》產品合作之初,簽訂有信托協議及擔保協議各一份,其中兩份協議中的“債權方”及“被擔保方”均為萬向信托,而協議中亦有明確規定,合作中出現民事糾紛的管轄權在“債權方/擔保方”所在地,即萬向信托所在地杭州。

此外,根據南京鼓樓法院向快鹿集團出具的調解書,明確注明:原告(蘇寧)訴被告(快鹿)借款合同糾紛一案,本案于2016年4月20日立案受理。而后法院又于4月26日凍結快鹿旗下業祥及華瑞銀行兩大資產。而據前述的信托協議,產品到期日為4月27日。由此可見,蘇寧在產品到期前,已經向法院申請立案。實際上,雙方在4月27日產品到期前,并不存在所謂債務上的糾紛。從管轄地及雙方法律關系上,南京鼓樓法院出于何立場受理此案件?

其二:保證訴訟雙方主體知情權的疑問

快鹿集團向記者提供了一份“時間表”。

對此,新任快鹿集團律師——上海市聯合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沈勇律師告訴記者:“從此案立案至今,快鹿集團未收到南京鼓樓法院提供的關于凍結華瑞銀行股份的裁定書、資產清單、執行通知書等等。”

其三:關于超額凍結的疑問

快鹿集團表示,4月26日,南京鼓樓法院凍結快鹿旗下業祥及華瑞兩部分資產,業祥資產價值約為12億元,華瑞銀行股份資產價值1.44億元。蘇寧因4000萬欠款凍結超額30余倍快鹿旗下資產。最高人民法院2010年12月發布修訂后的《法官行為規范》,該規范明確法官應嚴格依照規定辦理手續,不得超標的、超金額查封、扣押、凍結被執行人財產。南京鼓樓法院出于何立場凍結快鹿如此多的資產?

其四:機構和個人誰先兌付

5月26日,快鹿集團高層與蘇寧眾籌再次進行談判。快鹿提出,可做出讓步,先行支付蘇寧到期的4000萬,請蘇寧眾籌將華瑞銀行股份予以解凍;對于未到期的3000萬,也懇請蘇寧眾籌從廣大投資者利益及社會穩定的角度出發,體現大企業的社會責任感,尊重快鹿的公平、平等的兌付原則,以個人投資者的兌付工作為重。

快鹿集團稱,該方案被蘇寧眾籌嚴詞拒絕。

推薦閱讀:

快鹿集團最新兌付消息_快鹿最新消息:快鹿啟動特殊客戶優先兌付 暫確認600人

互聯網金融整治方案將出臺_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最新消息:禁用股權眾籌等字眼

成熟投資者必讀_聰明的投資者:如何在股權眾籌領域做一個成熟的投資人?

快鹿集團兌付方案公布:并購金鹿財行和當天財富

經濟學家站臺價格曝光 郎咸平明碼標價200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