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難民危機:2016年德國政黨領袖對移民的新政策

2015年夏天,深受戰亂、貧窮困擾的中東、非洲難民們鋌而走險,一路顛沛流離、風餐露宿,前往心中向往的歐洲,造成了歐洲難民危機。對政界而言,Frauke Petry恐怕只是個新人,然而她在政治上對待非法移民者的態度卻給了德國人莫大的鼓舞。

2015年夏天,深受戰亂、貧窮困擾的中東、非洲難民們鋌而走險,一路顛沛流離、風餐露宿,前往心中向往的歐洲,造成了歐洲難民危機。這位精明能干的AfD黨(德國另類選擇黨)領導人顯然已經受夠了大量的難民如洪水般涌入境內的問題。

這位精明能干的AfD黨(德國另類選擇黨)領導人顯然已經受夠了大量的難民如洪水般涌入境內的問題。雖然,她所提議的對非法移民者的處置咄咄逼人,但這卻使她更受歡迎。

Frauke Petry,今年40歲,試圖反對德國現任總理默克爾并試圖推翻使得國家漸漸變得一團糟的極度自由的政策。Petry指出應對化裝成難民涌入的入侵者的防守過于陳舊,同時她建議德方應兼用與一貫政治傾向不同的策略。

據每日郵報報道,Petry正在號召當局去保護市民而不是那些非法移民者,并補充說官方應“正確使用武力”去阻止那些危險的入侵者入境。政治立場不夠適當的保守黨領導人指出那些違反法律,在邊境一意孤行的入侵者理應被判以槍刑。

在星期六,Petry女士向Mannheimer Morgen(曼海姆早報)透露,她認為邊境警察“必須立刻組織非法的越境,必要時可以使用暴力”“沒有警察想向可憐的難民開火,我也同樣。”她補充道“但是這并不妨礙我們依靠武力去解決問題。”

作為四個女兒的母親,Petry在AfD黨的發言人。同時她也承擔起陳述其他羞于發言的政治家的觀點的職責。整個德國在為默克爾總理那繁重而又慷慨的行為買單,全國在過去的一年里接納了約1.1億未經安檢的難民,隨之而來的恐怕還有更多。她的“門戶開放自由往來政策”直接導致數以千計的居民被強暴,遭到攻擊,甚至有穆斯林移民妄圖在此實行蠻橫的暴政。

贊同德國總理的自由派人士承認,戀童癖,強奸掠奪和恐怖主義以及他們的“門戶開放自由往來政策”表明,這種中世紀的觀念行為在如今全球化的背景下,應當被包容。

據Metro(都市日報)報道, “ 無論是誰,提出這樣激進的方式,顯然是想推翻現在的法制制度,借機利用警方的力量。“GdP副主席Toerg Radek發表聲明。Radek這種對那些違法者毫不在乎的口氣著實讓人為此捏了把汗。他同時聲稱警察們都很盡職盡責但為保護德國公民而處置那些非法移民者卻是一種不正當的壓迫。

毫無疑問,自由派媒體持續追蹤此事,傳播那些移民家庭疑似在爭斗的照片,聲稱他們是希特勒式保守黨的受害者。然而,據UN Refugee Agency(聯合國難民署)報道,他們并沒能讓大多數人承認這些所謂的難民,這些人只是拋妻棄子來歐洲謀求生路的青壯年男性。其中大部分并非來自敘利亞,卻混跡在從穆斯林國家來此的移民入侵者的隊伍中。

大部分穆斯林男性不僅不愿意被同化,還在歐洲境內一路強奸掠奪,強搶年輕的孩童為妻。西方一些國家已經表示不能容忍那些接納并鼓勵戀童癖者與孩童性交,多次強奸他人并使之懷孕的政策。

事實上,挪威近日因為接納23歲的敘利亞男子與他迎娶的11歲妻子作為難民入境而被詬病。這個女孩成了目前歐洲已知的年齡最小的妻子。世界領先的英國兒童救助會發言人Thale Skybakk,自由派激進分子Unni Wikan,兩人對孩子們這樣的婚姻表示理解接納。同時她們聲稱,將孩子們從被迫的婚姻中解救出來并非是個好主意,畢竟在這樣小的年紀里她們已經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強奸并因此而懷孕。

這種令人生厭的批準卻得到稱贊,據說是向烏托邦進發的標志。然而,雖然這樣說但我們還是要保護我們的祖國邊境,畢竟相當一部分所謂的難民已經被發現和伊斯蘭國恐怖分子有聯系或有性暴力行為的種族主義者。

歐洲難民潮怎么回事

源源不斷的難民主要來自敘利亞、利比亞等中東、北非地區。2015年上半年,這一地區戰亂不斷、持續動蕩,加上“伊斯蘭國”極端組織的猖獗活動,使得大批難民外涌,成為這次歐洲難民危機的導火索。

德國是目前為止接受難民最多的歐洲國家,超過20萬難民滯留德國,入境難民超過60萬。但是德國和歐洲小伙伴們并沒有對難民危機做好充足的準備,沒有足夠的住房和后勤供應,基礎設施的短缺也是歐洲接受難民的一個巨大問題。

相關閱讀:歐洲難民的背包里都有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