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9大神秘商圈組織資料一覽

在中國的商業歷史上,商幫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伴隨著幾百年的商品經濟的發展,到了明清時期,商人隊伍日漸壯大,競爭日益激烈,而在中國傳統文化里, 商人的地位不高,在那個年代,商人利用它們天然的鄉里、宗族關系聯系起來,互相支持,和衷共濟,于是就成為市場價格的接受者和市場價格的制定者和左右者。 同時,商幫在規避內部惡性競爭,增強外部競爭力的同時更可以在封建體制內利用集體的力量更好的保護自己,商幫在這一特定經濟、社會背景下應運而生。

在中國歷史上,曾經出現過比較著名的有十大商幫,具體為山西晉商、徽州(今安徽黃山地區)徽商、廣東粵商(分廣商和潮商)、陜西、福建閩商、江右(江西)贛商、洞庭、(今蘇州市西南太湖中洞庭東山和西山)蘇商、寧波、龍游(浙江中部)浙商、河南豫商、山東魯商等。

泰山會

泰山會

中國9大神秘商圈組織資料一覽:這九個社群分別是泰山會、華夏同學會、中國企業家俱樂部、江南會、正和島、阿拉善SEE生態協會、接力中國、五大商幫,以及長安俱樂部。

“商幫”這一概念被各省的商人們頻繁使用,最早提出“商幫”概念的是五大新商幫———山東商幫、蘇南商幫、浙江商幫、閩南商幫、珠三角商幫。其 他各省商人也紛紛起而效仿,開始按照地緣給自己定位———安徽省和山西省的商人們分別提出了新徽商和新晉商的口號,重慶、河南、河北等地的企業家們也將自 己歸類,分別冠以新渝商、新豫商、新冀商。

一般認為,商幫是民營企業的集合,商幫自出現之初便與民營經濟緊密的聯系在了一起,商幫是中國一種特殊的經濟形態,它是以地域為中心,以血緣、 鄉誼為紐帶,以“相親相助”為宗旨,以會館、公所為其在異鄉的聯絡、計議之所的一種既“親密”而又松散的自發形成的商人群體。回望歷史,無論是哪一朝代, 民營經濟的發展都決定了封建王朝的興衰與存亡,商幫的興衰也與中國經濟發展歷史緊密的結合在了一起。

在當代中國,商幫文化同樣存在。新時期的“商幫”化身俱樂部、同學會、協會等形式,又因其限量、嚴審、身價高而并不廣為人知。

這九個社群分別是泰山會、華夏同學會、中國企業家俱樂部、江南會、正和島、阿拉善SEE生態協會、接力中國、五大商幫,以及長安俱樂部。目前進入這九大社群之一的臺灣人,只有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擠進核心。

泰山會

泰山會成立于1994年,是由 中國民營科技實業家協會 主管的非獨立 法人機構。它由國內知名且有相當影響力企業的CEO(或董事長)組成,每年只發展1家會員單位,會員單位包括聯想控股、四通集團、泛海集團、遠大集團、復星集團、巨人集團等15家,聯想控股總裁柳傳志親任會長,段永基任理事長。顧問吳敬璉、胡德平。

泰山會掛靠于中國民營科技實業家協會(以下簡稱中民協),中民協現任副秘書長朱希鐸曾任四通集團副總裁,“‘泰山’成立十多年,會員幾乎沒有變過。”

泰山會成立于1993年,由于成立大會在山東召開,遂取名“泰山”。此外,會員們也認為,“五岳至尊”的泰山寓意一種高度,以泰山取名,也代表中國民營企業家的高度。

組織成員

會長:柳傳志,理事長段永基。

會員:萬通集團馮侖、泛海集團盧志強、復星集團郭廣昌、遠大空調張躍、信遠控股林榮強、巨人集團史玉柱、百度李彥宏、段永平、中關村科海集團陳慶振、江西科端集團鄭躍文、河南思達集團汪思遠、橫店集團徐文榮、和光集團吳力。顧問:吳敬璉、胡德平。

華怡芳是泰山會發展中無法避開的人物。華怡芳和民營企業家們的交情一定程度上也緣于他思想意識超前,一直主張在市場經濟下建立平等的經濟秩序, 并為民營經濟的發展鼓與呼。譬如,“泰山”成立后,華怡芳成立了《泰山通訊》,雖然只是一本內刊,但反映了很多經濟上的超前討論,也有一些政治的主張,這 些內容在當時還是比較敏感。柳傳志和段永基等成員對此也有所擔心。但是,這個討論平臺進一步樹立起“泰山”的威信。

2005年,華怡芳去世,失去核心人物的泰山產業研究院改名為泰山會。之后,泰山會的組織形式更加私人化,不再設分會,也取消了內刊。

華夏同學會

華夏同學會,并不是商學院,它是長江商學院和 中歐商學院的“后代”。一部分同學上過長江商學院的課,一部分上過中歐商學院的課,還有的人兩者都報名學習過。于是這些互相認識的同學就自由組織,形成了 今天看到的華夏同學會。它的成員多是大企業家,它的特點是能代表企業名流的同窗情結,源自商學院,運作也富有商學院色彩。它的意義還在于把優秀的人聚在一 起,其結果并不是加法的簡單相加,而是通過乘法匯聚出更強大的力量,目前已產生了華夏慈善基金會。

“華夏同學會”對外界來說是個神秘的組織,不見報與媒體,不張揚與商界活動。華夏同學會的成立得益于長江商學院與中歐商學院最初開設的CEO 班。2005年,中歐商學院與哈佛大學、西班牙IESE商學院在全國推出了為期四周的CEO班,前兩屆CEO班的近60名學員包括了蒙牛集團董事長牛根 生、TCL總裁李東生、百聯總裁王宗南、紅豆集團董事長周海江、萬通董事局主席馮侖、匯源果汁董事長朱新禮、博時基金總裁肖風、建業集團董事長胡葆森、奧 康集團總裁王振滔等多名國內商界精英人物。

不過,華夏同學會并不是商學院,它是長江商學院和中歐商學院的“后代”。一部分同學上過長江商學院的課,一部分上過中歐商學院的課,還有的人兩者都報名學習過。于是這些互相認識的同學就自由組織,形成了今天看到的華夏同學會。

部分成員:萬通集團馮侖、中國寬帶基金田溯寧、蒙牛牛根生、TCL李東生、 匯源果汁朱新禮、阿里巴巴馬云、騰訊馬化騰、聯想柳傳志等。

同學會一年聚會兩次,每次活動由其中一個同學承辦。

萬通集團的馮侖曾說,坐在華夏同學會的聚會現場,探討的問題比所有媒體、商學院講得都要深。2009年10月份他參與了華夏同學會的深圳活動,聽比亞迪老板王傳福、騰訊馬化騰等講故事、做評論,十分精彩。

在華夏同學會,同學們“聽到的是從沒對媒體公開的故事”。馮侖對此感觸很深,“以前好比去電影院觀賞大片了,這里是實實在聽制片人介紹如何制作大片。”新浪CEO曹國偉也到華夏同學會講過MBO的背后故事,其中諸多內容,媒體記者求索而不得。

每次華夏同學會聚會,開場就由兩個企業家來講故事,然后大家自由討論。這是典型的商業課堂,沿襲了商學院的風格。

2009年4月,馮侖就承辦了第十二次同學聚會,為期兩天,二十多個同學出席。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青島啤酒董事長金志國、中信證券董事長王東明、邁瑞公司董事長徐航以及新浪曹國偉等,都以特邀嘉賓身份參加。

一位業內人士笑言,“華夏同學會是商學院中的商學院”。

2013年3月22日下午,萬達王健林、騰訊馬化騰、阿里巴巴馬云、百度李彥宏、復星郭廣昌、萬通集團馮侖、劉永好、曹國偉、王健林、郭廣昌、 李東生、古永鏘、江南春、馬明哲等企業家在杭州華星創業大廈現身。聚攏他們的是低調組織“華夏同學會”——由在商學院學習過的企業家領袖組建。同學會由一 位同學承辦,此次馬云做東,三十幾位企業家參觀阿里巴巴。

據了解,此次主要是阿里集團的一些負責人介紹阿里的相關業務,當然雙11這樣的亮眼成績單不會不提。有業內人士表示,馬云的意圖是讓大佬們親眼 見證電商熱火朝天的氛圍,讓他們感受電子商務的兇猛。也有業內人士認為,之前馬云提到將投資千億打造智能物流網,這次把互聯網上的巨頭都請來,有錢出錢, 有力出力,有資源出資源,一起做大。

中國企業家俱樂部

中國企業家俱樂部CHINA ENTREPRENEUR CLUB(CEC) CEC成立于2006年12月。由31位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商業領袖、經濟學家和外交家發起成立。他們是中國新經濟中最有生命力的代表,同時也是中國企業中 承擔全球企業公民責任的先鋒。 作為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商業領袖俱樂部,CEC致力于成為全球最成功的非盈利組織之一。CEC相信,企業家精神是推動社會全面進步的重要力量。CEC將致力 于提升中國企業在中國及世界可持續發展中發揮的作用。

中國企業家俱樂部是中國頗具影響力的商業領袖組織,成立于2006年。作為民間非營利機構,俱樂部以推動企業家精神社會化,推動正氣的商業力量為使命,以此促進中國經濟社會的健康可持續發展。

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的特質集中表現在:成員均是中國市場經濟的代表人物,他們深諳并遵循市場規律來獲得商業成功;其次,俱樂部成員所領導的企業均 是各行業的領先者,在綠色轉型和探索新商業模式上堪稱中國市場型公司的典范;第三,這些企業具備強大的發展動力,2012年,俱樂部46位理事所管理企業 的年營業收入合計超過兩萬億元人民幣,是中國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由柳傳志先生擔任俱樂部理事長,創始人劉東華擔任常務副理事長。成員包括中國權威經濟學家吳敬璉、張維迎、周其仁、許小年,中國杰出外交家吳建民和中國全球化代表人物龍永圖,以及王石、馬蔚華、馬云、郭廣昌、王健林、牛根生、朱新禮、俞敏洪、李書福、李東生、馮侖等深孚人望的商界領袖。

中國企業家俱樂部努力搭建跨界國際化溝通平臺,通過組織國際訪問等一系列活動推動各界精英的國際交往,并通過《綠公司》雜志、中國綠公司百強評選和中國綠公司年會等活動推動商業正氣的形成和經濟社會的健康可持續發展。

江南會

江南會,是2006年由阿里巴巴創始人馬云發起投資建造的會所,被稱為杭州最最高檔而低調的一家會所。位于杭州三臺山路的鵒鵠灣一帶,隱沒在青 山綠水之間,遠沒有其他西湖周邊景點來得喧鬧,馬云視其為“風水寶地”。江南會建筑面積約2000平方米,共7座小樓,此前是杭州旅游景點先賢堂所在地, 供奉杭州歷代先賢。

百年前,紅頂商人胡雪巖的“商道”撐起的是“商”之脊梁,百年后,由馮根生、郭廣昌、沈國軍、魯偉鼎、宋衛平、丁磊、陳天橋、馬云等八位浙商發起的江南會將再論當代“商道”。

江南會是一個精英們的聚合點,它的使命是將一代商賈的光榮與夢想傳承下去。追溯歷史,除了胡雪巖,在江南把“商”形成一個“道”來說的基本上少 之又少。作為文學或者國學這些“學道”,每個時期都有幾個名人說了幾句話而且影響了足足幾代人,但是從商的角度來說,這樣的代表人物卻只有胡雪巖。

于是這八位大俠便帶著傳承商道的精神,立志將江南會打造成一個活著的博物館。浙江商人講究以利和義,生意和兄弟情誼是兩碼事。但是只要兄弟出了 事,立馬都會拔刀相助,浙江商人就是以這種法則在延續。江南會將一直記錄下商界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若干年后,只要后人走進江南會,就會從中得到積極的 啟示意義,能從中得到百年商道文化發展的精髓。

創始人:江南會是一家由馬云、馮根生、沈國軍、宋衛平、魯偉鼎、陳天橋、郭廣昌、丁磊八位浙商共同發起創辦的。

會員制:江南會的會員費門檻是20萬,一年的會員考核期,考核期滿后轉為終身會員。

設計師:江南會的建筑由著名建筑師艾未未設計。艾未未認為,此建筑位居西湖之中,已無需再強調江南的元素,反而要減少一些江南建筑的陰柔,此建筑完成后被稱為“仿古新作”。

江南會大講堂:江南會為會員們量身定制的精英級交流殿堂。主講人是江南會會員和他們推崇的學界名流。大講堂每年至少舉辦10次,連辦10年。

五道:是為書道、茶道、琴道、花道、香道,乃江南會崇尚并奉行之道。江南會認為,五道代表了中國歷代盛世輝煌,是中國人文精神的品質代表。

正和島

正和島是中國第一家專注企業家人群的網絡社交與資訊服務平臺,是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決策者俱樂部。為保證每個來的人都是對的,正和島采取嚴格的實名制、會員制、收費制、邀請制。

正和島是中國商界第一高端人脈與價值分享平臺。它是企業家人群專屬的集facebook、微信與微博一體,線上線下相結合的,為島鄰提供締結信任、個人成長及商業機會的創新型服務平臺。為保證每個來的人都是對的,正和島采取嚴格的實名制、會員制、收費制、邀請制。

“千金買宅,萬金買鄰”,最有價值的選擇從擇鄰開始。

正和島首丁(首席園丁。“島丁”是正和島服務人員的正式稱呼)劉東華先生辭去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后,以20年積累的核心優勢創辦了正和島。正 和島是全球第一個通過互聯網把現實世界的巨人們聚集在一起的社交平臺,致力于打造一個自上而下、從虛擬到現實的誠信體系。柳傳志、張瑞敏、魯冠球、王石、 寧高寧、馬蔚華、馬云、王健林、郭廣昌、李書福、俞敏洪、曹國偉等企業領袖,都是正和島的熱情支持者與積極參與者。

正和島創始人劉東華先生,長期為以企業家為主體的決策人群服務,洞悉他們的核心需求,并以健康的價值觀和善于對結果負責的能力贏得了決策人群的 深度信任。2010年,劉東華先生辭任《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創辦正和島,希望能借助互聯網的力量把20年集聚的價值放大,可以服務更多的企業家群 體。

劉東華先生于2006年底創立了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現任常務副理事長,柳傳志先生任理事長。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由31位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商業領 袖、經濟學家和外交家發起,目前已成為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商業領袖俱樂部。俱樂部創立了中國綠色公司項目、中國綠色公司年會、中國綠色公司聯盟以及《綠公 司》雜志,致力于推動中國企業通過打造良性生態贏得可持續發展。

劉東華先生曾任《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兼經濟日報出版社社長,《中國企業家》雜志在他的領導下成為中國主流商業財經雜志公認的領導者。他還創辦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該年會已成功舉辦九屆。

劉東華先生同時兼任品牌中國產業聯盟執行主席、學習型中國促進會主席和CCTV年度經濟人物主任評委。

阿拉善SEE生態協會

阿拉善SEE生態協會(SEE)成立于2004年6月5日,是由中國近百名知名企業家出資成立的環境保護組織。協會是會員制的非政府組織(NGO),同時也是公益性質的環保機構,奉行非營利性原則。

SEE以推動人與自然的可持續發展為愿景,遵循生態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三者統一的價值觀。SEE的宗旨是以阿拉善地區為起點,通過社區綜合發展的方式解決荒漠化問題,同時推動中國企業家承擔更多的環境責任和社會責任,推動企業的環保與可持續發展建設。

善緣起于善因。2001年,中國企業家宋軍先生在內蒙古阿拉善盟拆資五千萬元建成月亮湖生態旅游景區。之后3年多,這座沙漠生態景區吸引了北京首創集團總經理劉曉光、清華同 方環境有限公司董事長林榮強、南洋教育集團董事長任靖璽、盤龍云海藥業集團董事長焦家良、聯合運通投資顧問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樹新、中民集團總裁劉京、巨人 投資公司董事長史玉柱、新浪首席執行長CEO兼總裁汪延等百位中國企業家陸續到訪,茫茫沙漠中的親身體驗,使企業家們深深感到中國西北的嚴重沙化,尤其是 阿拉善作為近年威脅北京的沙塵暴發源地,每年以沙漠面積1000平方公里(相當于一個中等縣城面積)的速度逼近華北,輻射影響東南沿海地區,及日本、韓國 的局部。正是沙塵暴的嚴峻挑戰,喚起了百位中國企業家共同的社會責任感,并將其匯集為一個事業——改善和恢復內蒙古阿拉善地區的生態環境,減緩或遏制沙塵 暴的發生,并推動中國企業家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

2004年6月5日,百位中國企業家在廣袤的騰格里沙漠里排成一道歷史性的風景——中國首家以社會(Society)責任為己任,以企業家(Entrepreneur)為主體,以保護地球生態(Ecology)為實踐目標的NGO(非政府組織)公益機構

——阿拉善SEE生態協會正式誕生。作為發起人的80位企業家們承諾:連續十年,每年投資10萬元人民幣,以減緩阿拉善的沙塵暴為起點,致力于保護中國的生態環境,促進人與自然的和諧,促進人與社會的和諧,促進人與人的和諧。

正如協會會長劉曉光所說,這是一個很大的公益事業,一個艱難而有意義的事業,目前的投入只是一個種子基金,它今后會吸引越來越多的善款投入到 21世紀人類的環保事業中。一個好的企業家,不僅應具有強大的經濟價值,而且應具有強大的社會價值,體現人類新的理想,新的精神,新的信念。阿拉善應該是 中國企業家集體自覺承擔社會責任的一個嶄新的開始!

接力中國  

“接力中國”,匯聚中國的青年精英分子,包括青年企業家,民企接班人,以及社會各界的杰出代表,他們胸懷積極的社會價值觀,具備未來商業領袖的 潛質。“接力中國”秉承“匯聚社會精英,接力中國經濟”的宗旨,在中國經濟轉型的大背景下,這些青年精英努力提升自身素養,并推動所在企業和組織的發展, 為中國經濟發展做出貢獻,履行自己的經濟責任。在中國營造和諧社會的大背景下,這些青年精英積極參與各種社會公益活動,并推動所在企業和組織成為優秀的企 業公民,塑造良好社會形象,履行自己的社會責任。“接力中國”致力于提升每一個成員的商業素質和人文素養,從而推動個人成長和企業發展。“接力中國”為所 有成員搭建一個相互學習、共同交流的平臺,并為他們提供針對性的咨詢服務。“接力中國”會組織成員捐獻自己的時間和金錢,用專業的方式積極參與社會公益活 動,幫助貧窮地區的人有受教育和脫貧的機會,體現企業公民的社會責任。

這是一個封閉而又開放的圈子。“二代”的力量正在集結,他們很清楚,不走出父輩的影子就太膿包了。讓我們先來認識幾位這個圈子里的骨干。

窮奢極欲、緋聞不斷,紈绔子弟都是敗家子,這是富二代留給社會的普遍觀感。

“那是‘二世祖’,接力中國里的二代,沒人有時間玩。”陳展生推了一下眼鏡,笑了。他與平凡本是校友,相識卻在接力中國。他2003年考入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彼時平凡恰好從該校商學院畢業回國。在英國的語言學校,平凡還曾與天士力集團接班人閆凱做過同學。

接力中國全稱為“接力中國青年精英協會”。它低調到幾乎沒什么名氣,但號召力在二代中卻很強大。特別的是,它不是一個向所有人開放的組織。

“氣場不合的我們不要。開蘭博基尼的,進入接力中國前先摘掉3根車管子再說。若是靠自己的本事掙來的,另當別論。這個組織吸納的會員,不是靠物 質確立身份,而是精神。”1.89米高的段劉文,2012年底剛被選為這個組織第二屆理事長。他的社會身份是漢朗光電創始人兼CEO,但接力中國的朋友都 知道,他是段永基的二兒子。

五大商幫  

“商幫”這一概念被各省的商人們頻繁使用,最早提出“商幫”概念的是五大新商幫———山東商幫、蘇南商幫、浙江商幫、閩南商幫、珠三角商幫。其 他各省商人也紛紛起而效仿,開始按照地緣給自己定位———安徽省和山西省的商人們分別提出了新徽商和新晉商的口號,重慶、河南、河北等地的企業家們也將自 己歸類,分別冠以新渝商、新豫商、新冀商。

改革開放以來,日漸崛起的浙商、蘇商、滬商、京商、粵商和閩商,正悄然發展的魯商、豫商,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的代表商幫,而商幫成長的那片土地, 也是中國經濟的支柱所在。商幫的興起同時也是中國民營經濟崛起的另一個體現,民營經濟在改革開放以來一直扮演著最不可忽視的角色,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風向 標,盡管發跡于草莽與坎坷之中,如今卻已占據了中國經濟的半壁江山,據統計已經占全國GDP比例的65%,因為有了成熟的民營經濟,也便進一步催生了商幫 的復興。

以浙商為例,民營經濟是浙江經濟發展的特色之一,而浙江民企的實力,幾乎占據了國內民營經濟的半壁江山。浙江人做生意厲害,倒不在于他們有多少 叱咤風云的大企業大人物,而是有深厚的民間基礎和龐大的群體陣容,就是“抱團精神”,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商幫文化”。浙江人通過商會、行業協會等組織,群 體合作織成一個無所不在的商業網絡。浙商還形成了巨大的人際網絡和銷售網絡,這種網絡就像人體的細胞或毛細血管,遍布市場的每一個角落。無論從資金融通, 還是市場開拓,商會、協會都為浙商的發展壯大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在對待商幫問題上,改革開放的締造者鄧小平在評價寧波幫時曾說“寧波幫人數不多能量 很大”,他不僅充分肯定寧波幫的作用,還親力親為作了大量具體的工作。他指出:“寧波的優勢有兩個,一個是寧波港,一個是寧波幫。”鄧小平在北戴河的一次 談話中,還進一步號召“要把全世界寧波幫都動員起來建設寧波”。由此可見,新中國更加重視商幫文化的傳承與發展。

而商會便是新時代商幫文化的載體,商會文化也是商幫文化的傳承、革新的產物所在。駐京辦往往承載了這樣的職能——團結老鄉,多數駐京辦都會組織 在京人員聯誼會,另一方面,“北京浙江企業商會”、“北京福建企業商會”等區域性標志明確的商會組織事實上也就是那些遠離故土、異鄉創業的各地商人的娘 家,我們可以稱之為“商幫文化”與時俱進的體現。

另外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就是海外華商,而今,分布于世界各地的華人社團,就是中國商人在海外的商幫組織。他們為華商的海外經營提供了有力保障,在為所在國經濟、世界經濟發展做出貢獻的同時,也為中國經濟的騰飛與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改革開放之初,在全球其他國家對中國還猶猶豫豫抱觀望態度的時候,由于與內地的“親緣、情緣”關系,首先進來的就是港臺和其他海外華商的投資, 當初甚至本身只是一些“僑匯”,除個別外,主要是中小企業和小額投資,領域也以“三來一補”加工工業為主,正是這些華人華商開拓進取精神,才使閩粵地區形 成許多家電城、鞋城、服裝城,從而激活了地方經濟。

約翰·奈斯比特在《亞洲大趨勢》里說過:“華人社團是宗族和同鄉組成的公司和企業網,各企業之間層層連接,規模不斷擴大,直至覆蓋全球,用個形 象的比喻,它就像當今的互聯式電腦網絡。” 有媒體甚至評論說,如果在每一個存在華人社團的城市上標注一面小紅旗,那么地圖就會變成一張紅紙。在全球分布著成千上萬個華人社團,星羅棋布的華人商會, 既是聯系華人社會的紐帶,也成為與國內保持血脈關系的民間橋梁。

2001年9月19日,在中國內地首次舉行的第六屆世界華商大會上,時任總理的朱镕基動情地說:“迄今為止,在華投資的外資企業,大多數的項目和資金來自華商……中國經濟取得的輝煌成就,海外華僑華人功不可沒……你們的創業精神已經載入中國經濟發展的輝煌史冊!”

溫家寶總理2013年3月5日在十一屆全國人大三 次會議上作政府工作報告時兩次提到海外僑胞。第一次是在談2009年中國應對全球性金融與經濟危機所取得的成績時,溫家寶總理代表國務院,向海外僑胞表示 誠摯的感謝。第二次是在談維護中國統一時,指出,要認真貫徹黨的僑務政策。維護海外僑胞、歸僑僑眷的合法權益,支持他們傳承中華文化,參與祖國現代化建設 和促進和平統一大業。

無論是哪一支商幫,都流淌著中華民族的血液,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無論從事著何種行業,沒有人忘記自己的根本,這就是商幫的力量,這就是民營 企業的拳拳愛國之情。正如溫家寶總理2008年9月23日在紐約會見華人華僑時所說,“我們每個人不管是從大陸、臺灣,還是港澳來,都是中華民族、都是祖 國這棵參天大樹的一片葉子,而在這棵樹下,那些根是連在一起的,是誰也分不開的,這就是血脈相連。”  商幫文化承載了中國數千年的商業文化精髓,也是中國民營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撐力量,商幫文化的繁榮與振興是中華傳統文化與現代商業文明的完美結合。商幫不 僅是區域經濟的催生力量,是中國市場經濟的催生力量,也是世界經濟復興的重要力量,更是民營經濟振興的文化特征。因此,商幫文化的發揚光大,是中國經濟發 展的需要,也是世界經濟發展的需要。

長安俱樂部

長安俱樂部毗鄰天安門廣場,位居北京市東長安街十號。在長安大廈中占據十二層的長安俱樂部,由亞洲聯誼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監督管理,與全球250 多家俱樂部聯網,致力于建立國際化企業與國內大企業交流的平臺,注重政府、民間與國際之間的交流。從1996年俱樂部成立起,長安俱樂部已經成為中國頂級 的會員制俱樂部。

說到長安俱樂部的歷史,時光將追溯到九十年代中期, 當香港富華國際集團有限公司的集團主席陳麗華女士在北京市中心黃金地段的長安大街上籌建長安大廈的時候。國內享有盛譽的頂級私人俱樂部–長安俱樂部就坐落在這六層樓高的多功能建筑內。

俱樂部的發展主旨是提供高貴典雅的環境和盡善盡美的私人化服務,是國內外知名企業家和各界精英宴請賓朋和商務酬酢的最佳選擇。它毗鄰紫禁城,與 中國政府僅僅一墻之隔,卓越的地理位置是俱樂部成為各界知名人士、企業家和越來越多的各國使節所推崇的宴會和會議地點。從1996年俱樂部成立到現在,長 安俱樂部已經成為中國頂級的會員制俱樂部。

長安俱樂部的理事會主席正是民生銀行的經叔平先生,理事會其他名譽理事還有新世界國際有限公司的董事長鄭裕彤先生,長江實業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李 嘉誠先生,新鴻基地產發展有限公司主席兼行政總裁郭炳湘先生,以及其他很多跨國大公司的高層管理者。理事會為俱樂部提供了強大的支持,為會員們所推崇。

北京四大頂級俱樂部之一。

俱樂部的發展主旨是提供高貴典雅的環境和盡善盡美的私人化服務,是國內外知名企業家和各界精英宴請賓朋和商務酬酢的最佳選擇。

雍容、華貴、大氣的宮廷風格是長安俱樂部給人的第一印象。很多價值不菲的紫檀木的屏風、擺件等藏品也成了俱樂部里隨處可見的風景。就在這一片金碧輝煌中,卻隱藏著都市千金難求的寧靜和溫情。

作為京城極富盛名的高端私人會所,長安俱樂部理所當然有一個很高的門檻。長安俱樂部在創始之初的入會費是9000美金,現在入會費已上漲為2萬美金,除 了入會費,會員每年還需再繳納1500美金的年費。即使是如此昂貴的金鑰匙,買單者也不乏其人,長安俱樂部擁有會籍身份的會員已有900位。每個會員都知 道價格在向上走,他所擁有的這張會籍卡一直在升值。而長安俱樂部并不是永遠向外界招納會員的,會員人數達到滿員后,長安俱樂部即不再對外發售會籍卡,屆時 只有現有的會員可把他的會籍資格進行轉讓。

高昂的入會費決定了進入者的社交范圍和消費能力,雖然長安俱樂部對會員身價并沒有做太多評估,但注定這是一個收入層次較高的群體,這些年齡層次 相對集中在30至50歲左右的會員,超過60%以上的具備100-200萬元的年日常消費能力。除了財力,長安俱樂部更要求品位,據說他們并不接受交錢進 來但是和俱樂部氣質不一樣的人。長安俱樂部因擁有尊貴成功的會員們而聞名京城,比如赫赫有名的李嘉誠,民生銀行的總行長……他們絕大部分是經營全球生意的 老板和那些有名望有權力并帶動了整個社會的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發展的代表人物,他們是一個具有很高消費檔次和品味的群體,其中還包括很多文化界的藝術名人。

長安俱樂部憑借其對品質和服務的堅持,在中國千萬富翁階層中才有現在這樣的聲譽,成為中國私人會所的領跑者。不僅如此,許多新的會所發展商也將長安俱樂部作為最好的樣板來學習。